陈振声:中国市场越来越大 为世界带来更多商机

长时间以来,新加坡各界与中国互动往来频频。近年来,跟着“一带一路”建议的提出,中新两边确定将“一带一路”建议作为双边合作重点领域。


新华网新加坡10月30日电(吴磊 范玮 司文)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11月5日将率新加坡团到上海参加(以下简称“进博会”)。行前,陈振声就新加坡团的状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新经贸关系、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及自贸商洽晋级等议题承受了新华网专访。

近日,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在新加坡承受新华网专访。图为陈振声(左)与本次访谈掌管人、新华网新加坡负责人吴磊对话。新华网 王应耀 摄

新华网:陈部长您好!您马上要率新加坡团到上海去参加进博会,请您介绍新加坡参加此次进博会的准备状况以及特点。

陈振声:新加坡十分注重进博会。这是一个十分要害的平台,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里程碑。不只能把新加坡企业介绍给中国,更重要的是让新加坡企业知道中国企业,以及中国以外的企业。新加坡将有超过80家公司,约三四百人到中国去参加进博会。通过进博会,我们期望可以促进中国和新加坡的交易关系,以及促进新加坡跟第三国的交易关系。从特点来讲,新加坡的经济模式跟其他国家也不一样,新加坡是一个比较小的国家,我们的竞争优势是质量、信赖度和立异。

新华网:本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您怎么看待中国这40年来的变化和中新经贸的开展?

陈振声:40年来,中国经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所出产的产品越来越多样化,并且有许多尖端产品,对整个世界带来很大变化。同时,中国市场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样化,有更多的商机,所以才有更多的国家可以把他们的货品运到中国去,使中国经济跟世界经济联络更加亲近。

在中国经济生长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需求,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也是与时俱进的。在上世纪七八十时代,中国经济结构比较简略,期望可以吸引更多的外资到中国去设立厂房。所以在上世纪90时代我们就开始和中国建立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姑苏工业园。不只在硬件,更重要是在软件方面协调,让投资者有自信心,用简化的程序把他们的厂房和出产线搬到姑苏去。到2000年,中国的开展频率又发生变化,那时中国比较注重生态环保,所以我们就有了第二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天津生态城。2010年今后,中国现已有了许多工业园和城市规划的典范。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意图时分,我们就开始想,怎样能为中国在接下来的经济开展中作出贡献。我们花了许久时间抉择在西部建立我们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演示项目。它跟前两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很不一样。首要,第三个政府合作项目不像一个工业园或者是一个生态城,它没有地舆方位的局限,是一个网络的概念。期望把重庆作为一个基地,用它的力气带动整个西部的开展。项目着重点在两方面:一是把经济开展的因素搞好;二是把融资本钱、物流本钱降到最低,更好地把西部的潜能带出来。所以它的整个构思跟前两个合作项目对错常不一样的,也是跟着中国开展节奏的需要而设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