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常识产权法庭敲响“第一槌”

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记者罗沙)最高人民法院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上诉人厦门卢卡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厦门富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法国瓦莱奥清洗体系公司(VALEO SYSTEMES D’ESSUYAGE)、原审被告陈少强损害发明专利权胶葛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常识产权法庭庭长、二级大法官罗东川担任审判长,敲响了最高人民法院常识产权法庭“第一槌”。

据介绍,法国瓦莱奥公司系“机动车辆的刮水器的连接器及相应的连接设备”中国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法国瓦莱奥公司向上海常识产权法院申述起因称,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未经答应制造、出售、承诺出售,陈少强制造、出售的雨刮器产品落入其专利权保护规模,请求判令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陈少强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及阻止侵权的合理开支暂计600万元。后法国瓦莱奥公司请求法院就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陈少强是否构成损害涉案专利权先行做出部分判决,并判令其停止侵权。此外,法国瓦莱奥公司还提出了诉中行为保全(又称暂时禁令)请求,请求法院责令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陈少强当即停止侵权行为。

上海常识产权法院于2019年1月22日作出部分判决,认定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构成侵权并判令其停止侵权,亦因此未对暂时禁令请求作出处理。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该判决,改判驳回法国瓦莱奥公司关于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常识产权法庭于2月15日依法受理该案,组成五人合议庭,并于3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合议庭经审理认为,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规模,卢卡斯公司和富可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应当承当停止损害的法令职责。鉴于本案当庭宣判,本案判决当即发生法令效力,作出暂时禁令裁定在本案中已无必要。因此,关于法国瓦莱奥公司提出的暂时禁令请求,不予支撑。

据悉,本案判决初次评论了判令停止损害的部分判决准则和暂时禁令准则的关系,明确了两种准则并存时的适用条件和规则,对立异技能类常识产权案件审判机制、提高常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和下降维权本钱等均将发生重要指引意义。

最高人民法院常识产权法庭于2019年1月1日在北京揭牌建立,主要审理专利等专业技能性较强的常识产权上诉案件。